? AG环亚|HOME-北固楼、北固亭、临江亭、多景楼辨 AG环亚|HOME,直播ag娱乐官网|平台,ag捕鱼王秒大鱼|首页
当前位置:研究会主页 >> 山水生态 >> 北固楼、北固亭、临江亭、多景楼辨

北固楼、北固亭、临江亭、多景楼辨

文章来源:历史文化研究会??????添加时间:2018-05-29??????阅读数:
北固楼、北固亭、临江亭、多景楼辨?
乔长富

? ? 镇江的历史上,曾经有过北固楼、北固亭、临江亭、多景楼。由于它们都建造在北固山上,而且北固楼与北固亭、临江亭与多景楼之间又有一定联系,因而后人对于它们之间的关系,也就众说纷纭,不免有错误说法。例如,人们普遍认为北固亭就是北固楼,一些人以为多景楼源于北固楼,有的人更误认为北固楼。还有的人把临江亭错认为临江楼,认为宋代的多景楼就是从唐代临江楼发展而来。如此种种,令人眼花缭乱,不但一般人混淆不清,即使专家也时有误说。因此,厘清事实,正本清源,很有必要。有鉴于此,略陈陋见如下。
(一)北固楼与北固亭
? ?
?北固楼之名,最早见于《梁书?武帝本纪》:大同十年(544年)三月,“幸京口城北固楼,改名北顾”。⑴ 梁武帝作《登北顾楼》诗,其子萧纲也作《奉和登北顾楼》诗。这些都清楚表明,梁武帝父子登的是北固楼,而不是北固亭。对于这一点,《南史》在梁武帝本纪中也明确记载:大同十年三月“已酉,幸京口城北固楼,因改名北顾。”⑵显然,北固楼是北固楼,北固亭是北固亭,不能混淆。
? ? 北固亭之名及其与北固楼的关系,最早见于《南史?萧正义传》的记载:“属武帝幸朱方,正义修解宇,以待舆驾。初,京城之西有别岭入江,高数十丈,三面临水,号曰北固。蔡谟起楼其上,以置军实。是后崩坏,顶犹有小亭,登降甚狭。及上升之,下辇步进。正义乃广其路,傍施栏楯。翌日上幸,遂通小舆。上悦,登望久之,敕曰:‘此岭不足须固守,然京口实乃壮观。’乃改曰‘北顾’。”⑶按照这一记载,梁武帝登的不是北固楼而是北固亭。自然,北固楼就成了北固亭的代名词。谁是谁非?
? ? 个人认为,帝王“巡幸”是一件大事,《梁书》的记载自然非常严肃慎重,而且当事人也有诗为佐证,梁武帝登的是北固楼,这应该是确凿可信的事实。至于《南史》,正如《钦定四库全书总目》所说:“延寿当日专致力于《北史》,《南史》不过因其旧文,排纂删润,故其减字节句,每失本意。间有所增益,又缘饰为多。如宋《路太后传》较《宋书》为详。然沈约修史,工于诋毁前朝,而不载路太后饮酒置毒之事,当亦揆以前后恩慈,不应存此异说也。延寿采杂史为实录,又岂可尽信哉?”⑷萧正义传不见于《梁书》,是《南史》新撰的列传,从它记叙梁武帝登北固楼的情况看,近于琐细,显然也是“采杂史为实录”,也属于“不可尽信”之类。它的记载显示梁武帝登的是北固亭,无论是属于行文错误,还是取材的错误,总之都是错误的,不足为据。
? ? 然而,《南史?萧正义传》的这条错误记载,却引发了后人的误解。就北固楼而言,虽说梁武帝登临时仍旧存在(或经修缮),但既然成书于唐初的《南史》说它“崩坏”,那么唐人诗文中不见它的踪迹也就并不奇怪了。至于北固亭,唐李绅有《却到金陵登北固亭》诗,罗隐有《北固亭东望寄默师》诗,表明中晚唐时尚存在(当是重建者)。宋代的情况,虽然邓广铭《稼轩词编年笺注》注《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说“北固亭在宋代之兴废史迹,检各志未得”⑸,但据《嘉定镇江志》卷十二的记载,南宋乾道五年(1169年)镇江知府陈天麟曾重建北固亭于北固山上(详后),后来辛弃疾词中提到的就是这座北固亭。值得注意的是,辛词虽有“满眼风光北固楼”句,但题目仍称“北固亭”,表明他是用《南史?萧正义传》的典故,以“北固楼”代指“北固亭”。直到姜夔《次稼轩北固楼词韵》(一作《北固楼次稼轩韵》),才是直接以北固楼代替北固亭。现在看来,姜夔等人应该是以北固楼指代北固亭的始作俑者。不过,从《嘉定镇江志》和《至顺镇江志》不见北固亭一名北固楼的记载看,此说在宋末元代当是尚未流行。直到明代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才见到北固楼 “亦曰北固亭” ⑹的说法。
? ? 以上情况表明,北固楼与北固亭本是同在北固山顶的两座建筑,有联系但又有区别。由于《南史?萧正义传》的误导以及唐宋时期重修北固亭,引发词人联想用典,以致产生北固亭一名北固楼或北固楼一名北固亭的说法。但这种说法并不能证明北固亭就是北固楼,也不能证明宋代尚有北固楼,更不能证明多景楼就是宋代的“北固楼”。综之,应区别情况,正确理解,不能混为一谈。
? ? 有论者曾经引用《嘉定镇江志》等的记载说明北固楼在南宋时曾数次修建,元、明、清三朝该楼都屹立于北固山上。其实,有关记载说的都是北固亭的情况。例如,《嘉定镇江志》卷十二所录南宋镇江知府陈天麟的有关文章说:“北固京口(缺九字)上至梁楼坏为亭,武帝登望(缺七字)百馀年,所谓亭者邈不知何许。……予于连沧观之西为亭,面之而复其旧名,则甘露之为北固,其亦安之而不辞矣。”⑺这些话清楚表明,陈天麟在连沧观之西重建的是北固亭,并不是北固楼,陈天麟虽然认为“楼坏为亭”,但并没有认为北固亭就是北固楼,而南宋绍熙三年(1192)、嘉泰二年(1202)重建的也都只是北固亭。元、明、清三代屹立在北固山上的都只是后人重修的北固亭,也都不是北固楼。显然,说在南宋时曾重修北固楼,没有事实根据,是误解北固亭就是北固楼所致,属于张冠李戴。
(二)临江亭与多景楼
? ? 《镇江史话》“隋唐五代时期的润州治乱”中说:“李德裕题北固临江楼的诗有‘多景悬窗牖’一句,后来改建此楼时,便依诗句改题为多景楼。”⑻这段话有两个问题:一唐代北固山有临江楼,多景楼是临江楼改建而成;二依照文意,改临江楼为多景楼的是李德裕,那么多景楼应是唐代建成。事实又是如何呢?
? ? 其一,唐代北固山上只有临江亭,没有临江楼。临江亭之名,最早见于唐诗的是储光羲的《临江亭五咏》。其后刘禹锡有《和浙西李大夫晚下北固山喜松径成阴怅然怀古偶题临江亭并浙东元相公所和依本韵》,诗中有“高亭一骋望”句⑼,称临江亭为“高亭”。李德裕诗原唱已残缺,《全唐诗续拾》据刘禹锡诗拟题为《晚下北固山喜松径成阴怅然怀古偶题临江亭》,“多景临窗牖”⑽一句正出于此诗。这种情况表明,唐代北固山至少到李德裕时为止,只有临江亭,没有临江楼,“多景”一句是题临江亭诗,不是题“临江楼”诗。
? ? 其二,既然李德裕所咏是临江亭而不是“临江楼”,那么多景楼就不是由“临江亭”改建而来。事实上,南宋张邦基《墨庄漫录》卷四载:“多景楼……盖取李赞皇题临江诗有‘多景悬窗牖’之句,以是命名。楼即临江故基也。”⑾所说“临江”是指临江亭,“临江故基”是指临江亭旧址。将“临江故基”误认为“临江楼”旧址,显然是未能检阅一下有关作品,因而是望文生义,不足为据。

(三)多景楼与北固楼
? ? 南宋张邦基《墨庄漫录》卷四载:“镇江府甘露寺,在北固山上。江山之胜,烟云显晦,萃于目前。旧有多景楼,尤为登览之最,盖取李赞皇(按,即李德裕)题临江(亭)诗有‘多景悬窗牖’之句,以是命名。楼即临江故基也。”⑿张孝祥《于湖居士文集》卷二八《题陆务观多景楼长句》称:“甘露寺多景楼,天下盛处。废以为优婆塞(按,指男性佛教信徒)之居,不知几年。桐庐方公尹京口,政成暇日,领客来游,慨然太息。寺僧识公意,阅月楼成。陆务观赋《水调》歌之,张安国书而刻之崖石。”⒀元代俞希鲁《至顺镇江志》卷九“甘露寺”载:“多景楼,在山之绝顶。元符后因焚荡再建,然非旧址。唯东面可眺,三隅暗甚。”并引南宋乾道庚寅(1170年)镇江知府陈天麟所撰多景楼记说:“多景楼不知其所始与所以名。寺兴于唐,由李卫公(按,即李德裕)以后,登北固题咏者皆不及多景楼,当建于本朝无疑。”“或云熙宁中主僧应夫为之,是皆不可知也。考《丹阳类集》:寺,凡楼观四:雨华、清晖、凝虚,多景其一也。劫火之余,踪迹难辨。近岁有言于太守方公滋者,指优婆塞之居为旧址。公因至其所,启窗东向,仅得圌、汝、焦、石数山,长江一曲,则景未尝多也。下临峭壁,岸稍稍坏,难于立屋。主僧化昭危之,乃相地于寝室之西,为屋五楹,榜以元章旧迹,登者以为得江山之胜。”⒁清代陆蓥《问花楼诗话》卷一载:“北固山多景楼,明时已圮。”⒂但清代末年蒋敦复还有《满江红?北固山题多景楼壁》词。
? ? 以上材料表明,多景楼为甘露寺寺楼之一,始建于北宋,原建于唐临江亭旧址之上,所以用唐李德裕题临江亭“多景悬窗牖”诗句命名。北宋元佑(1086年-1093年)末因甘露寺火灾被焚毁,元符(1098年-1100年)中重建于新址。南宋隆兴二年(1164年)寺僧化昭再迁至寝室之西。可见,这座多景楼与东晋北固楼是之间并无渊源关系。有论者认为多景楼源于北固楼,难以成立。
(四)整合“二楼一亭”历史文化的一点想法
? ? 以上所说,是从尊重历史事实的角度,着重辨明历史上北固楼、北固亭、多景楼之间的区别。弄清历史事实是正确传承和弘扬历史文化的基础。混淆不清,张冠李戴,只会适得其反。所以不能不说。不过这“二楼一亭”既然同在面积不大的北固山顶,北固楼与北固亭曾属于同一时代,又建在一起,而且由于历史的原因被后人误认为亭就是楼,二者之间可谓血肉相连,分割不开。至于重建于南宋的北固亭与多景楼又曾同处于一个时代,面对同样的历史,风雨同舟,它们之间也是血脉相通,呼吸与共。所以,无论是在景观方面,还是在内涵方面,它们之间是完全可以组合成一个有机整体的(当然,也不应抹杀各自的性质、特色)。
那么,如何具体整合“二楼一亭”的历史文化?这个问题需要多方面思考,妥善地解决。这里仅提一点,就是应当以爱国精神作为整合的精神基础。历史上的北固山是一座充满浓厚政治色彩和爱国精神的山岭。历史上发生于北固山的政治事件以及写作于北固山的爱国诗文,不胜枚举。以“二楼一亭”为例,北固楼和北固亭的建造是为了“置军实”(当然也可了望),在当时南北对峙的历史条件下,可以说也是为“国防”服务的,这就含有报国的意思。梁武帝登北固楼(当然也会到北固亭)赞美“京口壮观”,热爱家乡和大好河山之情,溢于言表。这也可以上升到爱国的角度来认识。至于他登“北顾”楼,改“北固”为“北顾”,在当时南北对峙的历史情况下,至少在客观上含有北望神州,不甘固守的意蕴,这也流露出爱国之情。到了南宋,当陆游、刘过、陈亮等人在重建的多景楼上高唱激昂愤慨的爱国诗词之时,辛弃疾、岳珂、姜夔等人也在重建的北固亭中挥写慷慨悲壮的爱国诗词。这些爱国诗词都是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使得北固亭、多景楼以至整个北固山洋溢着爱国精神。所以,以爱国精神作为“二楼一亭”组合的精神基础,不但符合时代的需要,也切合北固山、北固楼、北固亭和多景楼的实际。这一点,值得我们重视和考虑。
参考文献:
⑴唐.姚思廉.梁书.北京:中华书局.1973
⑵⑶唐.李延寿.南史.北京:中华书局.1975
⑷清.纪昀.钦定四库全书总目.北京:中华书局.1997
⑸⑹邓广铭.稼轩词编年笺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P528)
⑺南宋.卢宪.嘉定镇江志.丹徒朱氏金陵刻本.清宣统二年(1910)
⑻王骧等.镇江史话.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84(P63)
⑼清.彭定求等.全唐诗.北京:中华书局.1960
⑽陈尚君.全唐诗补编.北京:中华书局.1988
⑾⑿南宋.张邦基.墨庄漫录.扬州: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1983、
⒀南宋.张孝祥.于湖居士文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P282)
⒁元.俞希鲁.至顺镇江志.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9
⒂郭绍虞.清诗话续编.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